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在福州荒野的乱草堆中,可看到耸立着座座小塔,塔仅半米高,由灰色石砖砌成,塔顶为鼓形。塔的东南西北各砌小洞,腐朽的绳索从洞内垂落在外。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1911-1913年福州婴儿塔

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血泪控诉

有一位名叫高登·康宁的外国女作家,曾在她的《中国漫步》中描述过关于她在其他地方见过的婴儿塔。

高登·康宁曾表述说,玫瑰和月季的芳香不能掩饰两座婴儿塔散发出的阵阵恶臭。她所见到的婴儿塔,是方形的塔,离地面约12英尺(约3.6米),并有小小的窗口,看上去有点像鸽子塔。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乱草堆中的婴儿塔

该书中这样记载,“这些鸽子屋形状的建筑是用来收容婴儿和儿童的尸体的,这些孩子夭折太早,灵魂还没有发育完全,因此没有必要浪费棺材来埋葬他们。这些小尸体以40文,也就是大约5分钱的价格被交给苦力去运到婴儿塔。”负责守卫婴儿塔的人,每三天就会焚烧一次婴儿尸体。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1946年福州的婴儿塔

一些地方民众在乡间田野修建小塔,将欲溺杀的婴儿放置其内,任由日晒雨淋,虫噬蚁啃,自生自灭,并想通过此举求得心灵慰藉。

福州婴儿塔可能和当时来华传教士有关

关于福州婴儿塔,师大专家徐文彬曾对此做过简单的了解和研究。目前关于福州婴儿塔可查的资料非常之少,可以算是一块空白。

徐文彬解释,在康乾盛世,福建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人口骤增,远超生态系统负荷,溺婴之风大炽,数以百万计的女婴惨被屠戮,造成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社会问题层出不穷。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1862年-1872年的福州人民【英国摄影家约翰·汤姆森拍摄】

徐文彬认为,婴儿塔的出现,其实也可能和当时来华传教士宣扬的一些宗教思想有一定的关系。由于没有更多的资料记载关于福州婴儿塔的种种,徐文彬也仅仅推测福州婴儿塔消亡的时长很可能在“破四旧”时期。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穿晚清服装的传教士

是中国人某种仁慈观念和鬼神观念的体现

我认为与传教士没有直接关联,婴儿塔应是中国人某种仁慈观念和鬼神观念的体现。”闽江学院专家翁伟志说,婴儿塔应是中国人的伦理思想下的产物。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1862年-1872年摄于福州【英国摄影家约翰·汤姆森拍摄】

翁伟志说,关于婴儿塔在福州的分布起源,他找不到具体材料,只在《西方传教士与晚清福建社会文化》一书中发现了图片。此外,他还通过查找了解到,婴儿塔并非只在福建存在过,在其他地方也曾存在过。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西方传教士与晚清福建社会文化》书籍

据了解,当时虐杀婴儿的现象程度不一地存在于中国某些地区,在福州这一现象也十分普遍,而被杀死的大多为女婴。除了将其包裹之后丢弃河沟或城墙根外,一些善人还会筹资建一个专门用来堆放死婴尸体的小房子,即所谓的“婴儿塔”。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英国女教士拍摄的晚清中国

此外,还有一些文献对其他地方婴儿塔的描述为,树桩形的小塔,约十英尺高,由粗糙的石块砌成,上面呈锥形,塔顶像小丑戴的高帽。整个塔立在小丘之上,在塔脚有一些简陋的篮子,杂乱地扔在那儿,那些篮子就是用来装婴儿的。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福州婴儿塔

而一处位于山西高平的婴儿塔碑文称,婴儿塔是因尸骨暴露,为安慰孤魂、讲究卫生而建。并且当地还有男女婴儿塔,以别阴阳。

溺婴之风,是封建的枷锁还是至亲的无奈

对于这个丧尽人伦的恶俗,官府虽严令禁止,但在沉重的生活压力面前,人们只好作出无奈的选择。或许是不忍见亲生骨肉在水中挣扎啼哭,在清代中后期,一些地方民众开始在乡间田野修建小塔,将欲溺杀的婴儿放置其内,任由其自生自灭,望通过此举求得心灵慰藉。之后人们群起效仿,婴儿塔数目日渐增多。

福州婴儿塔,旧时福州婴儿的屠宰场

▲英国女教士拍摄的晚清中国

婴儿塔是旧时福州婴儿的血泪控诉,还原了这个存在于旧社会的产物,是旧社会陋习的见证。每个生命都应该被善待,但是没有生活在旧社会的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永远无法了解到被生活所迫的无奈。这一座座小小的“坟墓”,也只是旧时代最无声的控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