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清扫垃圾、转运沙土、冲洗路面……市容清洁,艰巨而又繁琐。一提到环卫工,脑海中便出现一名干瘦的中老年人挥舞着粗糙的扫帚,在寂静的夜晚与不见日出的清晨踩着三轮车穿梭在马路上。但在福州秀宅互通路边,你会看到一位身材中等、面容略黑的“青春版”环卫工,他就是陈由善。(本期作者 原浩)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从熟视无睹的“隐形人”,到释放善意的“城市美容师”,环卫工人正走进越来越多人的视野。从南二环到南三环,工作以来,陈由善的足迹不断在变,但保持道路时刻整洁的职责没有变化。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早上7点半,陈由善正开着清扫车沿路收捡砂石与垃圾,今年32岁的他已经从事环卫工作3年。早高峰来临前,他要把路面落叶与尘土清扫一遍。陈由善所属包段头尾长3公里,他因它而风尘仆仆,也因它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这条路偏,每天来往的渣土车很多,撒漏的砂石尘土成了这里最大的问题。”陈由善说,在他身后,车辆川流不息,身前砂石尘土飞扬,脚下破损的路面尤难清扫。不一会儿,陈由善的头发就因沾染尘土而显得有些灰白。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有时候渣土车多,一天下来收拾的渣土甚至能装满一辆小型环卫车。”陈由善说,“偶尔水泥罐车滴落下来的混凝土会在路上结成块,这时就需要用凿子一点点清理。”一路保洁,遇上不好清扫的垃圾,陈由善干脆就用夹子收拾。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人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清扫路面后,陈由善拿起高压水枪弓步前行。随着高压水枪的来回“扫荡”,即使路边缝隙里的尘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冬天冷的时候,总会先出一身热汗再被冷风吹得哆嗦。”陈由善说。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从早到晚,除去中午吃饭的时长,陈由善都守在路上扫、冲、搬、抬,渴了累了,就喝一口水。“很多人都跟我讲去找一份更体面的工作,不用受着风吹日晒的苦,但我却觉得,环卫工作也是一个年轻人应该从事的。”陈由善说。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在工作中不仅要克服脏累,还有早起。”陈由善说,“一般天刚泛起鱼肚白,我就出门了。”在环卫队伍里,40岁都算年轻人,陈由善说,现在还有不少白着头、佝偻着背的老人从事这份城市里最脏最累的工作,因此这个行业需要更多的年轻人。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往往被赋予“城市美容师”“马路天使”等称号,但仍有一部分人给环卫工贴上没文化、低素质、不干净的标签。“身体的辛苦可以忍受,但他人的误解让人无奈又委屈。”陈由善说,即便如此,他也一刻都没想过要放弃。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环卫工陈由善:榕城变美 与有荣焉

“我还记得很牢,一次在路边扫地,一位不认识的路人给我送了两份早餐。”陈由善笑着说,“这份工作的体面,他人不好理解,那就是每天我穿梭在这条路上,能清晰地感受到这里的每一块地方因我而变美,这能让我开心很久。”对陈由善而言,榕城变美,与有荣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