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今年的福州冷的特别快。而一场温暖的“见面会”让本是高墙冷风、铁面铜墙的监狱,显得有一丝丝柔情的温度。而这次的故事要从这里往回讲起…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11月10日上午,在福建省仓山区监狱开展的亲属会面帮教活动中,服刑人员谢某与其老母亲、妹妹得以团聚,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这番景象让在一旁观察的驻监检察官林香发倍感欣慰。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一封“控告信”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2017年6月初,福建省福州市鼓山地区检察院驻仓山监狱检察室副主任林香发收到一封服刑人员的来信,希望能与家人见面。写信的是仓山监狱公认最难管教的A级顽危犯谢某。收到信后,林香发立即着手调查。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谢某因购买假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入监以来对监狱管理工作诸多不满,并多次打架、私藏违禁品、顶撞谩骂管教民警。谢某患有糖尿病,却不配合治疗,甚至以绝食、吞食大量白糖和不断撒泼打滚来换取管教民警的妥协。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作为派驻检察室,除了对刑罚执行进行日常监督和受理服刑人员和家属的控告申诉以外,还将对个别重点犯,顽危犯的教育转化工作列为派驻检察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目的就是消除监管安全隐患。

入监将近8年,一次都没减刑,还多次被关禁闭…

了解了谢某的情况后,几乎所有的驻监检察官都对“教育转化谢某”不抱希望。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铁网里的“希望”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林香发,是一名有着21年驻监检察工作经历的老检察官,他一语点出“站到阴影里的人,总觉太阳对自己的不公平”。他认为转化工作关键点在于要改变谢某一直将自己视为所谓的管理制度和纪律约束下牺牲品的想法。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林香发决定先打“亲情牌”。林香发了解到谢某渴望和子女相见,于是让其弟弟和两个孩子来监进行亲情帮教。当看到小儿子被福州的一所大专学校录取的通知书时,谢某的眼睛湿润了。但没想到,对于家人的劝导,谢某依旧听不进,甚至产生“自家人都不在意自己”的误解,每一次的会面都以争吵结束。

潘白杨是鼓山地区检察院驻仓山监狱检察室的法警,也是林香发的搭档,他对记者说:“我认为他几乎没有教育转化的可能。”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坚定”的决心

“我一定要转化他!”

林香发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我决定每周最少找谢某约谈一次,直到他变好。”谁也没有将林香发的决心放在心上,甚至认为“不用过多久,他就会知难而退”。林香发默默践行自己的决心,每周一次风雨无阻的约谈,这位慈祥和蔼、苦口婆心的检察官逐渐打开了谢某的心扉。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他听得进我说的道理,也愿意接受我的帮助,他会好起来的。”林香发告诉记者,他在与谢某的对话中感受到谢某对生活抱有希望,“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希望”的变化

“谢某不再闹事了!”不过一个多月,谢某可喜的变化让众人惊叹。林香发“打着点滴约谈”的故事,也在服刑人员和狱警们的口中广为流传。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正值八月酷暑

在频繁下监区的途中,林香发中暑了。持续地发烧让他终于承受不住,在监狱卫生院中输液治疗。

来自严管队民警的一个电话,让林香发心头一紧:“前两天刚和他谈过,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刚输完液,拔掉针头,林香发立即赶往严管队。“谢某只是盼着我去看他。”林香发微微一笑,说:“说明他把我当作亲近的、值得信赖的朋友,这是好事!”

谢某与家人的关系很紧张,林香发为此两次到其家中走访。在中秋节前夕,谢犯的妻子在节前来监狱探视,在即将离开接见室的时候,她隔着玻璃窗对谢某说:“不要再折腾自己了,检察官和这里的警官不仅关心你的改造和健康,还给我们家里带去了节日的慰问品”。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原来,与谢某的闲谈中,林香发感受到谢某对家中71岁老母亲的牵挂。在前一次谢某两个孩子入监探视之后,林香发特意买了月饼和线面送到动车站让他的孩子带回家,并特意交代:“就对你们奶奶说,是你们父亲买来给老人家过节的。”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除此之外,林香发还经常代替谢某电话慰问他的老母亲,谢母亲切地将林香发唤作“小林”,屡次表示要过来见见这位“亲人”。

在11月10日的亲属会面帮教活动中,服刑人员谢某的老母亲终于如愿见到林香发,她紧紧握住林香发的手不愿放开,嘴上挂着对“恩人小林”道不尽的感谢。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人都想往好里走,消除他的逆反心理,拉他一把,他会站起来的。”谢某与家人的关系不断转好,对林香发也越发信任。

大家惊讶地发现:谢某真的变好了!在严管集训期快要结束的时候,谢某给管教民警交来一份厚厚的信纸,不仅有本人的忏悔书,还有准备好的现身说法材料,还有一份恳切的道歉书和保证书。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对于林香发成功转化顽危犯谢某,他的同事们一致认为“虽是意料之外,确是情理之中”。“林香发副主任就像‘监区里的稳定剂’,这么多年以来成功转化教育顽危犯不在少数,谢某算是最难管教的一类,没想到还是被他攻克了。”检察室书记员林明一脸欣慰向记者回忆:“国庆后,在一次回访中,我们看到了正在机台忙碌劳动的谢某,他看到我们时向我们鞠了一个躬!”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入监、巡查、谈话、写日志……驻监检察工作绝大部分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而驻监检察官所取得的成绩又往往不为外人所知,甚至不被人理解。但21年的驻监检察生涯,已是59岁临近退休的林香发却始终如一日地保持真诚与热情,将服刑人员的权益时刻挂在心上。

“我一定要转化他” 驻监检察官 VS“最难管教”犯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