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故事」“准大学生”的困惑:我真的该来部队当兵吗?

「军营故事」“准大学生”的困惑:我真的该来部队当兵吗?

刚到部队报道的新兵们意气风发,训练、劳动、工作虎虎生风,处处洋溢着朝气和活力。但是,新兵陈启凌的一举一动引起了中队指导员刘琦的关注,小陈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刘琦了解到,小陈来自福建,是一名入伍的“准大学生”。

为什么说是“准大学生”呢?因为小陈高考时被一所三本院校录取,没有去学校报到而被家里送进了部队。从丰富多彩的高中校园突然走进相对枯燥的警营生活,让陈启凌产生诸多的不适应,原本内向的性格也变得更加孤僻。

“表现一般,体能比较差,不喜欢说话,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把什么都闷在心里。我一直希望能多了解些关于小陈的事,但他什么都不肯说。”刘琦通过电话和陈启凌在新兵连时的班长王洋取得联系,王洋的介绍颇为无奈。

“不能让小陈这样意志消沉地混日子,要想办法让他放下思想包袱重新振作起来。这也是我作为一名政工干部的职责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刘琦三番五次地找陈启凌聊天,把大道理说了“一箩筐”,可是小陈仍是“闷葫芦”一个,无非是回答“知道了,以后会努力训练。”“谢谢指导员关心, 我今后一定改正。”之类的话,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

「军营故事」“准大学生”的困惑:我真的该来部队当兵吗?

“做好新兵的思想工作,首先要和新兵拉近关系,赢得信任和认可,打开他们的心扉,你才能解开他们的心结。如果新兵话都不愿和你多说两句,那就根本谈不上开展思想工作了。”刘琦向有8年带兵经验的前任指导员李颖伟请教,一番话让他顿时醒悟。原来,自己错在没有取得陈启凌信赖,就大讲“政治课”,让他感到反感,导致思想工作徒劳无功。

某天上午,正当刘琦冥思苦想该如何让陈启凌信任自己的时候,二班的一阵喧闹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班长,不要读,把信还给我!把信还给我!”这是陈启凌哀求的声音。

“女朋友写情书寄过来,是要在全班战友面前公开宣读的,这可是我们二班的规矩!要把自己的喜悦和战友们分享。”这是上等兵、班长刘建东的声音。

「军营故事」“准大学生”的困惑:我真的该来部队当兵吗?

原来,陈启凌的女朋友来信被刘建东发现,非要大声读出来不可。

“我老婆也写情书寄来了,你要不要也来念一下呀!”看一帮小家伙闹得正欢,刘琦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来。二班的战士们一下子都站起来了,齐声向指导员问好。刘建东嬉皮笑脸地说:“不敢不敢,哪里敢公开指导员的隐私呀!”

“我的信是隐私,小陈的信难道就不是隐私了吗?公开念情书,这是什么‘土规矩’!”刘琦严厉地说道。之后,他命令刘建东把信还给陈启凌。刘琦发现陈启凌看自己的眼神带着一丝感激和认同,便知道开展思想工作的时机到了。

当晚,刘琦让值班员特地把陈启凌的夜哨调整到凌晨1点钟,准备在岗亭里和小陈好好聊一聊。果然,夜深人静的畅谈,小陈变得健谈了许多,很乐意地把自己的故事拿出来和刘琦分享。

「军营故事」“准大学生”的困惑:我真的该来部队当兵吗?

陈启凌说,来到部队很后悔,本来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在享受美好的大学生活,却被父母“连哄带骗”地送进了部队。父母认为他考取的那所三本大学完全没有用处,学费高、专业差、毕业不好找工作,到部队肯定能有更好的发展。他相信了父母的话,来到部队后发现一个问题:自己从小在城市长大,身体素质比不上来自农村的战友们。五公里吃不消、单双杠拉不了、百米跑被人甩开三十米……而这些是考军校必须合格的项目!

“我来部队就是为了考军校的,考不上我就没脸见女朋友了。我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今年高考她考上了福建师范学院,而我才考了个三本。我答应她一定会考上军校,可现在才发现理想与现实差距这么大!”陈启凌感到十分失落。

听了陈启凌讲述烦恼,刘琦结合自己从战士一路走来的十余年从警经历,劝慰小陈路就在脚下,两年时长可以改变很多,只要肯拼搏就一定能补上自己军事上的短板。连续一个星期,刘琦每天夜里都陪陈启凌一起站岗,在月光下畅谈人生,鼓励他为实现梦想努力拼搏。

每次和陈启凌聊完天,刘琦都会在工作记录本上写下心得体会,他把这次月光下的畅谈总结为“哨位上的思想启迪”。此后,陈启凌的笑容多了,积极主动投入工作、训练,军事上的短板很快得到明显增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